武汉会战:中方战略意图为何得以实现(河南省党史界纪念抗战胜利70周年学术年会发言材料之六)

时间:2015-09-22 15:12:39 来源: 浏览:352 次

信阳市委党史研究室 祝  辉




武汉会战是1938年6月至1938年10月,中日双方军队在长江中下游地区和淮河流域展开的一场大规模的会战。日军前后共投入了40万人,中方投入120多个师近110万人。这是抗日战争战略防御阶段,中日双方投入兵力最多的一场重大战役。


日本政府及日军大本营发动武汉会战的战略意图是为了贯彻“速战速决”、迫使国民政府投降的既定方针,以期迅速结束战局。


1938年1月,日军参谋本部着手拟定了1938年及以后的战争指导计划大纲。在指导计划里,日本虽然对今后侵华战争的前途作了持久战的考虑,但仍然希望在短期内以政战两方面的策略解决中国问题,并把进攻武汉作为迅速结束战局的最大机会。正是基于这一战略目的,日本政府不惜倾其在华的侵略军主力发动了武汉会战。  


国民政府组织武汉保卫战的战略意图,则是继续实行“持久消耗战略”。1937年12月13日,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在武昌拟定了《第三期作战计划》,这个计划体现了武汉保卫战最初的总体构想,即保护武汉核心,利用第三、第五战区为牵制日军的最外层,次层为安徽全境,配置有力的部队迟滞日军推进速度,主阵地则选择在湘鄂赣边境和鄂豫皖边界,进行防御作战,主要意图是“消耗敌人之力量,赢得我之时间,以达长期抗战之目的。”  由此可见,国民政府的真正战略意图并不在于死守武汉,而在于利用广大空间和有利地形,消耗敌人。  


1938年6月11日夜,日军进攻安庆,并于第二天攻占了安庆,从而拉开了武汉会战的帷幕。  


到10月初,日军已基本上突破了国民党军的第二防御地带。鉴于各路敌军已经逼近了武汉,10月21日,国民党军委会决定放弃武汉,命令各部队向战略纵深转移。24日,蒋介石飞离武昌,25日,国民党守军撤离武汉三镇。26日,日军占领汉口和武昌,27日占领汉阳。至此,武汉会战宣告结束。


中国方面在武汉会战中之所以能够达到既定作战意图。有以下几点原因。


(一)以蒋介石为首的国民政府在统治地位受到致命威胁,尤其是全国人民坚决抗战的压力下,作战的决心较大。武汉作为西入巴蜀的水上门户,地理位置特别重要,只有在此有效地消灭日军的生力军,遏制日军的进攻势头,才能使战局得到转机,并确保大西南的安全,因而,蒋介石别无选择地在此投入精锐部队,并亲自坐镇武汉指挥。


(二)参战的国民党广大爱国官兵不畏强敌的牺牲精神和浴血奋战。在武汉会战中,中国广大爱国官兵以鲜血和生命捍卫了民族与国家的尊严。例如:1938年9月1日至11日,当日军进攻豫皖边界的富金山时,国民党守军顽强阻击,始终死战不退。日军三个师团在富金山被阻10天,战死4000余人。当日军攻击潢川时,遭到张自忠第59军的顽强抗击, 该部师长刘振三两次中毒,仍然坚守阵地。国民党广大爱国官兵的浴血奋战,有效地保证了国民政府军委会战略目标的实现。


(三)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敌后抗日游击战争的发展和抗日根据地的开辟,有效地牵制了日军的兵力,有力地配合了武汉会战。红军改编为八路军后  迅速挺进华北敌后,创建根据地,开展了游击战争。武汉会战前后,八路军各部队不断袭击日军。如1938年2月,八路军129师于响堂铺设伏,歼敌百余人,炸毁汽车百余辆。9月下旬,日军向北岳根据地进行二十五路围攻,八路军与敌作战130余次,毙伤日军5400余人。八路军的战斗,极大地牵制了日军华北方面军,使它难以抽出兵力补充日军在武汉会战中的消耗,为国民党军的作战创造了有利的条件。


(四)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救亡运动有效地鼓舞和配合了国民党军队的作战。1938年初,由中共河南省委组织的“河南省战时教育工作促进团”等团体,南下到信阳等地,进行抗日救亡宣传,极大的激发了广大民众的抗日热情,为武汉会战中广大民众对国民党军队不遗余力地支援奠定了基础。


(五)日军侵占豫东南部分地区后,由共产党领导和组织的敌后抗日游击斗争,有力地配合了武汉保卫战。如1938年9月,为切断日军的运输线,共产党领导的商城游击大队炸毁了固始通往商城公路上的所有桥梁,使日军的运输线一度中断。1938年8月,信阳县谭家河党支部的任子衡、周映渠组建了抗日保乡自卫队,信阳沦陷后,张裕生等率领自卫队员在平靖关据险死守4天,打退了日军的多次进攻。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力量,为配合武汉会战的正面战场进行了多次战斗,有效消耗了日军的有生力量,牵制了日军的作战行动。


   (六)日军过于轻视中国的抵抗能力,欲速不达,加之部队过于分散,难以迅速集中,削弱了战斗力。武汉会战期间,日军的兵力分散在北抵晋绥、南达余杭的广大地区,还有的师团远在日本国内,因而输送集中成为一大难题。日军在匆忙之间,长途跋涉而来,不待恢复体力,便投入作战。而中国军队以逸待劳,依托大别山等复杂的地形阻击日军,日军以长途而来的疲惫之师进行大规模的进攻作战,其伤亡的惨重也在情理之中。


诚然,国民政府在武汉会战中战略意图的实现还有着地理、物资补给、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形成等诸多的因素。在这场旷日持久的大规模作战之中,国民党军队最终丢失了武汉三镇,这其中也有着深刻的教训,比如其部队单纯防御的战术,难以进行有效的歼灭作战,以及国民党部队的系统复杂混乱,难以把握和调度等等。


武汉会战堪称是中国抗日战争的一个重要转折点,从此以后,中日双方便进入了战略相持阶段。就此而言,武汉会战在中国抗战中的地位也是应当加以肯定的。

(责任编辑:佚名)